婚後回奶奶家的時間少了,過年期間偶然回去發現家裡的牆上多了一張錶框的證書----金婚。這張代表結褵50年走過半世紀的證明,被爺爺一同掛在家族照的牆壁上。再看看其他家族照寫下的歲月足印,心頭感覺暖暖的、也酸酸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在上個世紀初的人們,多半是父母之命的結合,奶奶和爺爺也不例外。奶奶18歲就嫁到這個大家庭來,也因為父母在六歲時即雙雙離開人世,家中三名姐妹由姑姑養大,其中最小一名被人收養當童養媳。而奶奶和姐姐只能到處幫忙,賺點生活費,過著到處借錢的日子,剛好爺爺家族的親友是奶奶家的債主,於是這段婚姻的最初是來自很現實的金錢借貸過程。奶奶並不曾受過教育,爺爺是家中的長子,受過幾年日本教育,懂得日文與國語,但在以前那極度重男輕女的觀念下,婚後的奶奶自是開始了一般苦情媳婦的生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 在我有限的記憶裡,爺爺是很拘謹且嚴肅的人,小時候只敢黏著奶奶的我,常覺得爺爺不怒而威的感覺讓人很不想親近,但爺爺對奶奶的態度也像對我們小孩一樣,奶奶常是被罵的那個角色。也因為沒自主能力,所以生活費都得仰賴爺爺。每當爺爺在發脾氣的時候,並不曾聽過奶奶回嘴,總是乖乖的、安份的被罵著。當孫子的我看在眼裡,卻不懂的為什麼爺爺總是要這麼生氣。

 

         當我開始慢慢懂事以後,常常回奶奶家陪她們說說話、泡泡茶、散散步,因為叔叔伯伯都在異地生活,家中只剩下兩位老人家,雖然有些台語我還是聽不懂,也常常要比手畫腳去解釋,但我喜歡陪著和藹可親的奶奶。特別是手牽著手到村裡走走,看看花、看看草、看看田梗裡的農作物,也看看南方的太陽逐步落日,這片土地記錄著他們七八十年的光陰,從一片泥濘的田梗,到小石子又變成柏油;踏在土地上那雙足跡清楚的烙印曾經,即使現在穿上了鞋子,奶奶還是習慣腳踏實地那份穩定。

 

         十年前爺爺一場肺結核,所有子女都清楚並不樂觀,但爺爺憑藉自己意志力和奶奶的堅定,順利的度過了難關。從那一次開始,我隱約覺得爺爺有些許的不同了。變的比較愛笑,不愛生悶氣,也不再常對奶奶大小聲,反倒會去問奶奶待會要做什麼、去那裡,爺爺開始會黏著奶奶了,也會耍耍小性子說要吃什麼,平常時間就鬥鬥嘴,考考對方記憶力,兩個人常常是一堆孫子名字都會叫錯,互相取笑對方腦袋不靈光。

 

        我不曾問奶奶是否有感受到不同,只是心裡莫名嘀咕著---患難與共後晴天原來是這副模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 但又在經歷過肺結核的考驗,五六年後爺爺又再次面臨生命的挑戰,這次是淋巴癌的打擊。我只記得當時轉過幾間醫院,沒有醫師願意明白表示是癌症,只是隱晦的說明要做切片,得開刀檢視才能知道。最後爺爺割除一半的胃,也開始做化療,最後奇蹟式的抗癌成功了。現在只剩每年一次的追蹤檢查,健康狀況非常良好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也就在金婚這短短幾年期間,經歷過兩次重大的考驗,直到這張證明發下來的時候,不知不覺已經過了五十幾年了。

 

         想想自己雖然結婚才一年多,卻是很不自覺會去思考五十年後的彼此會是怎麼模樣?

 

         少年夫妻老來伴,原來人愈老,是會愈害怕失去另一半。只是若沒有這份擔心、牽掛,帶著溫馨與試驗的過程,人生回過頭又會剩下什麼?
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嘉嘉 的頭像
嘉嘉

漫步雲端的蝸牛

嘉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